产品分类
您现在的位置: > 凯发在线手机版 > 晁生武世界是个大谜语

晁生武世界是个大谜语

时间:2022-02-12 01:15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关于谜语的历史渊源及其博深理论,我缺乏考究,知之甚少,仅仅知道,谜者,用隐语、形似、暗示或描写事物和文字特征的方法做“谜面”,供人猜射。在我国魏代就有了“谜”,那时叫“廋(捜)词”,隋、唐、明、清时逐渐繁荣。先贤学人谓,谜语,上天文、下地理、文史哲、数理化、人伦纲常、仁义礼智信,无所不包,且集思想性、知识性、趣味性、愉悦性于其中,可增强智力,增加知识,启迪思维,开阔视野,是一项有益于身心健康的文化娱乐形式。

  小时候,我常常偎依在祖父身边。八、九十年前的那个时代,祖父也算个准文化人,除了那厚厚的“线装书”外,爷爷口述的诗词和谜语,浇灌了我的文化幼芽,现在还记得祖父讲述给我的一些谜语:“一营三十九个兵,二十一个去北征,八个站在南门口,还留十个守城中——猜字一”,谜底是个“黄”字。又:“一字不透风,十字在当中,不当田字猜,猜中算你行——猜繁体字一”,谜底是个“亞”字。又又:“一个妞儿黑又丑,相公拉住不丢手,口对口,吃舌头,吃得黑女大张口——猜一小食品加动作”,谜底是“嗑瓜子”。哈哈,我对于谜语的兴趣,兴许是从祖父那儿学来的吧。

  醴泉县的“迎春灯谜会”以及各类形式的猜谜语活动,始于二十世纪的改革开放之初。

  1977年伊始,闻知共青团西安市委举办“迎元旦灯谜会”,我即约上史德镇文化站站长蔺志顺,赴西安参观学习。两个晚上,我俩手抄了约二百多束谜语。回到醴泉,便着手筹备并于新年正月十四、十五举办了醴泉县首届“迎春灯谜会”。从此,开启了醴泉县连续几十年不可或缺的元宵节猜谜活动。

  我回忆,从1977到2015年,醴泉县先后举办了三十四次不同类型的猜谜活动,加上近年来王钧剑担任馆长后举办的灯谜会,估计总数在四十余次以上。

  1977年至1984年,文化馆连续举办过八次以猜谜为主要内容的迎春灯会。

  1988年至1993年(88年我被调回文化馆),文化馆举办了五次灯谜晚会。

  1995年至2005年我退休后,曾应三友装潢社、金马装饰部、工行、农行、信合、医院、邮政局等单位邀请,举办了七次各自的“专业杯”灯谜会。

  2008年至2015年,我受凯发公司聘请,举办了八次“元宵节凯发杯灯谜大赛”。

  另外,1978年至1991年,文化馆连续四年在县物资交流会上举办以猜谜为中心的文化活动。1980年与共青团醴泉县委联合举办“五·四青年节猜谜竞赛”(杜建福同志时任县团委书记)。1989年与共青团醴泉县委联合举办包括猜谜语在内的“初中学生智力竞赛”(陈万峰同志时任县团委书记)。

  1980年4月,以醴泉县文化馆的名义,编印了《谜语会猜》小册子,发行一万余册。有位同志说,他出差上海,在一家宾馆里看到了那本《谜语会猜》。

  1984年,我受咸阳市艺术馆梁澄清馆长之邀,撰写《新春谜趣》一文,并编辑谜语一百束,刊登于同年出版的《新春艺苑》一书中。

  刚开始那几届灯谜会,因缺少经验,现场比较混乱,其表现:一是猜谜者对谜底毫无把握地乱喊乱叫;二是在“对谜底”和“颁奖处”窗前拥挤冲撞;三是有的人干脆把悬挂的若干张谜幅撕扯下来,一个人躲在一旁慢慢猜;四是猜谜过程比较冷清。

  对此,我们总结经验教训,采取了价值极低的“发售谜票”的措施,以改变猜谜过程中的乱象,“凭票猜谜”,理顺了谜场秩序。

  实行了凭票猜谜,猜谜者不再乱喊乱叫了,不再乱拥乱挤了,他们谨慎地使用手中有价值的谜票,先在谜票上写谜号、谜面、谜底,然后到裁判台前排队对谜底,猜中者领奖。例如,有一位名叫宋和平的猜谜者,为了节省排队购票时间,他提前购买几张谜票,有的放矢,弹不虚发,票票猜中。

  我曾经做过调查,每晚大约销售谜票约一千张左右,而猜中谜语一百束,即平均九张谜票射中一谜。但,前五十束谜语比较容易猜,两票即可猜中一束,而越到后边难度就越大了,特别是最后被称之为“高奖区”的十束谜语——进士谜四束,每奖值约十元;探花谜三束,每奖值约20元;榜眼谜两束,每奖值约50元;状元谜一束,奖自行车一辆 。记得,县委农工部部长刘皓珺,先后三夺“状元”,获得了三辆自行车;林业局的刘凯丰、公安局一位姓王的同志、西关村一位寇姓女青年、文化馆张廉先生上大学的孙女等,各获得一辆自行车;在武汉读大学和醴泉一中、二中的三位学生各获得一辆自行车;还有其他几位,记不清了。

  在举办灯谜会的初期,所用谜语,多是从报纸、书刊上抄来的。几年后,破谜速度越来越快了,不到一小时一百束谜语竟被猜完了。有一次,一束难度极大的谜语,被一位小女孩猜中了,我惊喜地把小姑娘请上裁判台,一是表扬鼓励她,二是让女孩给大家讲述她猜中谜底的由来。可是,小女孩腼腆地说,她不会解释,是她姐姐猜中的,我即刻呼叫:“请姐姐上台来!”女孩说:“姐姐在西安呢,是姐姐在电脑里查找到谜底,电话告诉我的……”唔!唔!唔!

  经过进一步了解获悉,每届灯谜会都有几多“猜谜小组”,他们兵分两路,一路在猜谜现场观察谜面,一路在家里守着电脑查对谜底,两路人马互相串通,一猜一个准。还有的人,捧着谜语书刊,现场查,现场猜,每猜即中。如此这般,他们不用分析,不动脑筋,少则猜中几束谜语,多则猜中十几束甚至几十束谜语,这恰如考场作弊得满分一样……面对如此情况,我们就想,自编谜语,或者把报刊、书本上的谜语改头换面,让那些靠“抄”书刊、“袭”电脑的人,无本可抄,无据可袭,从而,促使广大猜谜者,多思考,多分析,多研究,多学习,达到寓教于乐的作用。

  试举几例我们自编的谜语:1,两口都当兵——字(喆);2,鞍山解问——书名(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);3,吕袖珍——称谓(小两口);4,父屋藏娇——礼貌用语(大家好);5,儿女辞旧岁——祝福用语(新年好);6,女校急招生——口语(见好就收);7,工人卷帘格——成语(天作之合);8,妻子妈妈失明写盲文——历史故事(岳母刺字);9,满是诗文盲——古诗一句(清风不识字);10,父辈歌咏队——音乐词语(大合唱)。

  二十多年来,我们自编谜语5000余束,这些谜语只供每年的灯谜会专用,不投送报刊发表,因为一经书报刊用,就变成了没有生命力的“死”谜,等于泄露了“谜底”,猜谜者就会不加思索、不费力气,翻开书报一查,就轻轻松松地逮住了。

  每次灯谜会,猜谜者、欣赏者、游览者成千上万,人头攒动,气氛活跃,一位岁过古稀的罗家巷朱宏弟老先生,每逢灯谜会,不管刮风下雪,不管气温多低,他戴着毡帽,缠着围巾,捂着口罩,场场不缺席,而且,一百条谜语猜不完不离开谜场,特别是最后那十束谜语,能者挺进“高奖区”,精英决战“状元谜”,他说好像观看《火烧赤壁》《金沙滩》一样。一次,他饶有兴致地对我说:“我不会猜谜,但,爱听你引经据典地分析谜面、解说谜底”。他还列举了几束自己喜欢的谜语:刘邦见之喜,刘备见之哭——猜字一,谜底是个“翠”字;孟姜女哭褒姒笑——猜成语,谜底是“倾国倾城”;119——猜医务名词二”,谜底是“发烧,挂号”;《哭秦庭》——猜军事用语,谜底是“申请救兵”;梵蒂冈——猜国名二,谜底是“意大利、中国”。用朱宏弟先生的话说,猜谜语是知识,是学习,是愉悦,是享受。

  在醴泉做生意的一位兴平市人士说,他不会猜谜语,但凡有灯谜会,都要端一把凳子坐在谜场一角,“专听你的提示和讲解”。

  一位东北籍游客,2011年参观“元宵节(凯发杯)灯谜会”后说,他到过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大连,经见过许多猜谜活动,看到醴泉这样的猜谜场面,热火朝天,秩序井然,气氛活跃,操作规范,还是第一次。

  醴泉县人武部前政委李时珍,老八路,爱学习,只要有灯谜会,他就和战士一起来猜谜语。有一晚,灯谜会结束后的12点,他打来电话,汇报了战士们猜了二十束谜语的答案,问正确与否?得知猜对了十八束,高兴地说,我们得了90分!

  醴泉县政协前主席邢士昌和夫人苟菊芳,每遇灯谜会,就带领两个读中学的儿子(后来都考上了大学),游谜宫,猜谜语,求学问,长见识。儿子聪明,每猜必中,他们还把儿子获得的一等奖,视为传家宝,一直保存着。

  北关村党支部书记张光武有个儿子,名叫张鹏瑞,在北京上大学,年年春节都回来猜谜语。张鹏瑞“探花奖”、“榜眼奖”、“状元奖”都拿过。每年的灯谜会结束时,他总要说一句:“晁老师明年见”。可是,张鹏瑞大学毕业后,被分配到北京市公安局,老百姓过年了,公安局更忙了,顾不得回来了,他发过短信,打过电话,说每到元宵节,人在北京,心却在醴泉县的灯谜会场。

  2011年,在醴泉县步行街举办灯谜会的第二天,我遇见一位六十多岁的人,诉说他有个上小学二年级的小孙儿,看人家猜谜语,拿奖品,很羡慕,他就给孙孙买了三张谜票,可是都没猜中,回到家里孙儿一直哭。这位疼爱孙孙的爷爷之诉说,触动了我的同情心,就悄悄告诉他,今晚猜谜开始前,你把孙儿领到裁判台旁边来……那晚,小孙孙猜中了一束谜语,获得了个“乙等奖”——这是我几十年主持猜谜会,唯一一次违背自己 “绝不泄露谜底”的自律 。我期冀,那个小孙孙别哭了,这个“谜底”,能够开启小孙孙求知的天窗,小孙孙将来有出息。

  县委宣传部的靳明,是个猜谜高手,也是个制谜能手,他收集和自编的谜语,少说也有两、三万束。每年春节的灯谜会,他穆桂英阵阵到,夺过“状元”,获得过自行车。此前,他写了一篇文章《我和谜语结缘》,叙述了文化馆灯谜会给予他文字、文化、文学的启蒙;叙述了他猜谜过程中苦思冥想、上下求索的乐趣。靳明还写道:“他,使我爱上了谜语;他,打开了我喜爱谜语的‘金钥匙’;他,是我‘谜途’上的领路人;他,就是醴泉县文化馆前任馆长晁生武老师”。

  醴泉县有位被称为“保尔·柯察金”的“山药蛋”作家张文闯,爱文上瘾,爱谜成癖。二十多年来,他的视力从“0·2”降到“0·1”,再降到“0·02”,基本失明了,可是他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,坚持笔耕不辍,竟创作、编辑出版了包括小说、散文、诗歌和谜语在内约二百余万字的十四本文集。他猜谜、编谜,堪称大家。上世纪的八十年代,他曾在一次灯谜决赛中,获得冠军,县委副书记马骏英给他颁发“状元奖”;诗人、书法家、县政协副主席孙迟给他书赠墨宝“岁月如流水,万马战犹酣”。2008年,张文闯写了一篇题为《灯谜会最佳主持人晁生武》的文章,刊登在《秦都》杂志同年的第6期上。文中写道:“晁生武馆长经过三十年的实践摸索,精心打造,总结出一套别具一格的灯谜会经验,把个猜谜活动搞到炉火纯青的程度。几十年来,岁岁迎新春,年年闹元宵的灯谜会,已成了醴泉县人民群众不可缺少的贺年大餐”。

  《华商报》2008年9月8日载文:……晁生武,每每主持灯谜会时,“他走到哪儿,群众就挤到那儿……他收集谜语五万多条,自编四千余束……一提及这些,他如数家珍地娓娓道来,醴泉县的山名、水名、村名、人名,都成了他编写谜语的素材,如:元旦子夜——猜醴泉县乡镇名(新时);牛犊大的猫——猜醴泉县乡镇名(相虎);鲁班当皇上——猜醴泉县村名(木匠王);断臂再植——猜醴泉县村名(接骨);海市蜃楼——猜醴泉县村名(云里坊)。

  《咸阳日报》2008年11月7日刊登评述:“醴泉县的迎春灯谜会闻名遐迩……晁生武的肚子里好像全装着谜语,只要他往台上一站,竞猜活动就高潮迭起,那些谜面、谜底的来龙去脉,他信手拈来,历史文化、自然科学、语言文字、天文地理、风土人情、嬉笑怒骂,在他的侍弄下,尽显华章”。

  作家、民俗家、陕西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、咸阳市群众艺术馆前任馆长梁澄清,多次来醴泉指导文化工作。他说,浩瀚谜海,包罗万象,又是一部《十万个为什麽》。他还特意为醴泉县的灯谜会写过一首诗,最后两句:“世界是个大谜语,谜底你可猜得出?”

  晁生武,85岁。陕西省醴泉县人。中共党员,退休干部。中国散文学会会员,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,陕西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。早年专修美术学科。担任过中学校长、县剧团团长、县医院书记、县文化馆馆长。出版文集《岁月笔记》《秦沪书简》《岁月随想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