产品分类
您现在的位置: > 凯发手机首页 > 一个儿子的17年追凶路:花重金悬赏线索锁定千里外凶手现在想追究

一个儿子的17年追凶路:花重金悬赏线索锁定千里外凶手现在想追究

时间:2021-06-13 20:15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2017年8月30日下午,福建省南安市,在桂圆树下蹲守了三天两夜的向明钱终于见到了他的杀父仇人张奇,而这一找,就是17年。他没有立马冲上去和对方理论,继续一边盯梢,一边向云南镇雄县公安局以及当地警方联系。当天晚上,在两地公安配合下,张奇被抓捕归案。

  2020年,向明钱在网上发出500多条微博后,9月18日,云南镇雄县委宣传部发布通报称,县委政法委牵头组织纪监委等相关部门开展案件核查。

  向明钱在某社交平台的名字叫“行走在正义的道路上”。这条路的起点,是发生在2000年8月27日晚的那一场凶案。他亲眼目睹父亲的生命一点一点的逝去,对于当时只有9岁的他来说,“就像一场挥之不去的噩梦”。

  当天中午,父母去县城里买电视信号接收器,留下他和姐姐向月守着家里的水果摊。

  当日,向明钱和邻居张明的儿子张军玩水打闹。据向明钱回忆,当时张军向水里扔石头,水溅落自己的身上,他也向水里扔石头,但溅到对方身上时,张军不干了,两个孩子互相吵了起来。

  随后张军的两名亲属赶来,推了向明钱一把。姐姐向月看到弟弟被欺负也赶了过去,双方发生了肢体上的争执。在推搡的过程中,向月背上刚满月的孩子滑落摔到地上。

  当天下午父母回来后,听说了姐弟俩被张家大人欺负的事儿。当时母亲在做饭,父亲在二楼准备安装天线,随后姐姐向月跑过来说姐夫王祥跑去张家要说法,问为什么要动手打人。

  父亲刨了两口米饭后,穿着拖鞋,披着外套拿着电筒,就急忙出去了,母亲带着自己也一同赶去。

  到了张家时,向明钱发现姐夫并没有进去,而是在张家门外和对方在理论。据向明钱介绍,因为当时两家关系还不错,父亲就直接进了屋,在屋子中间的床上坐下,自己和姐夫以及母亲就在门口没进去。

  随后听到双方争吵了起来,向明钱记得自己当时看到张家人用一根扁担打坏了挂着的吊灯,里面一下就漆黑一片。

  随后里面传来了父亲的声音,喊了一句“拐了”,接着就传出父亲的惨叫声。随后张明提着菜刀出来,砍了向明钱姐夫背后三刀匆忙逃走,“姐夫就追张某明去了”。

  随后,房子门开了,向明钱看见父亲想要往外面爬,头离着门槛大概就二十厘米的距离。“但很快就被里面的人拖了进去”。

  年幼的向明钱看到这个场景不知道该怎么办,捡了地上的一个石头扔了进去,然后里面扔出来一个木凳子,砸中了母亲的太阳穴。

  封面新闻记者询问张明时,他则认为向明钱说的不是事实。他说,在事发前两家人关系很好,死者向文志妻子郑秀和自己的妻子合伙摆摊卖水果。“他们家过去煮十个汤圆,都要分五个给我们家”,张明说,自己确定当时的凶器是向家人带来的,自己一点准备都没有。

  这个你们可以去调查,他说的也是假的,我说的也是假的。

  当天,等到围观的村民和姐夫把父亲送到卫生院时,卫生院院长告诉他人已经不行了,“心脏被刺破了”。

  父亲越来越虚弱,一直说“好冷,好饿”,提出想见向明钱外婆一面,结果没能等到外婆赶来,父亲向文志就已经走了。

  次日,王祥带着向明钱及其母亲前往当地派出所报案,并要求抓人。随后张家人被带到派出所讯问,但很快被放走了。

  向明钱及家人得到的理由是“由于主犯张奇跑了,所以处理不了他们”,向家人感到不解。

  出事后两年,向明钱一直忘不了父亲当时被砍杀后的那个瞬间,临终前说的那句“好冷,好饿”一直是挥之不去的噩梦,成绩一落千丈。 随着父亲的去世,原本不错的家庭也开始变得落魄,“可以说是家破人亡”。

  两年后母亲郑秀带着向明钱和哥哥离开镇子,去县里去讨生活。向明钱遇到镇上的人就会说“只要你能提供线索找到张奇,条件随便开”。

  从那个时候开始,向明钱认定,自己要扛起为父追凶的重担。当时,向明钱不到12岁。

  向明钱放出“重金悬赏,不惜一切找线年,向明钱收到第一条线索,知情人告诉他,曾经在昆明看到张奇跑摩的。

  二话没说,向明钱就去了昆明找人。他翻遍了火车站的各个角落,第一次的寻找扑空了。他没有气馁,马上就开始去工地上打小工赚钱继续找。

  2013年,他又听人说在福建晋江看到过张奇,随后向明钱又到了晋江。在那边打了7个月的工,一边上班一边找,但始终没有见到张奇的身影。

  两次的的扑空没有让向明钱放弃,他笃定自己的办法行得通,通过不断放风出去一定能够得到线索,从而找到杀害父亲的凶手。

  追凶的17年,向明钱爱看刑侦类的电视剧。“我也不知道,就是很喜欢看这种破案的。”

  在他的印象里,“父亲臂膀粗,非常有安全感”。据了解,向文志身高一米七几,会一门好手艺,出事前在粮管局做包工头生意,一家人的生活过得幸福。

  但如今面对父亲离去,家里欠下欠巨债,向明钱接受不了。他追凶的17年里,最讨厌的节日就是春节,看着他人合家团圆时,总会想起父亲在临终时说出的那句“好冷,好饿”。

  “每到过年时我甚至连外界的声音我都不想听见,烟花炮竹的声音我都不想听。”向明钱说。

  一个线人说确定张奇在福建省南安市省新镇工作。虽然两地隔着1800多公里的距离,向明钱还是决定一试。特别是线人说愿意跟随一同前往,更让向明钱坚定了这次能成功的信心。

  随后向明钱向亲戚借了几千块钱转给线人,让他买机票直接飞厦门,自己和母亲以及亲友则坐大巴车前往福建汇合。

  到了当地之后,四人租车去寻找张奇。结果按照线索到了之后,发现该厂消防不合格被停工了。后来从附近的老乡处打听到,该工厂的新址在附近的另一个镇,随后向明钱每去在附近的镇上找,见人就打听。

  他用上了老方法,他给当地的工人说“你提供线索,我提供报酬,你不用出面,我自己去找”。

  很快,向明钱锁定了一个工厂,厂门口有一片桂圆树,向明钱就躲在小树林里日夜盯梢,有时候眼睛支撑不住了,就用手机拍下来回去之后看。

  等待了三天两夜之后,张奇出现了。穿着一件球衣。向明钱隔着老远就认出了他。

  17年后,第一次见到张奇,向明钱坦言“没什么激动的”。他掏出手机立马联系了镇雄县警方,办案警官回复他说等他们过去,向明钱等不及。随后向明钱又想福建警方报警,在镇雄警方发布网上通缉令后,不到十分钟,张奇就被抓住了。

  很快,向明钱也兑现了自己的诺言。给了线人六万块钱的费用,在他走时还给了五千块钱坐飞机。

  据向明钱介绍,后来才知道张奇到了这里之后,改了一个新的名字,叫做邵亮。他打听到,自己苦苦追寻17年的凶手在这里用着兄弟的身份证生活,还和老家来的一个女人生了两个孩子。向明钱认为张家人有包庇张奇的嫌疑。

  对于向明钱提出的指控,张军回应封面新闻称:“不能他说我们家包庇就包庇,得拿出证据来,现在派出所该调查的都已经调查了,如果真的包庇了那早就被抓了”。

  从2017年,张奇被抓获以后,向明钱一家又开始了新的努力——追究张家其他涉案人员的责任。

  向明钱说,父亲向文志身上有十余处创伤,衣服上的损坏至少由两种不同的凶器造成。因此,向明钱认为当时不止张奇一人参与行凶,也应当追究其兄张明的故意杀人罪。

  云南省镇雄县人民检察院的不予起诉决定书则显示:被不起诉人张明用刀将被害人王祥砍致轻伤,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。由于公安机关当时未完善相关法律文书,导致该案已过追诉实效,对张某明不予起诉。

  9月18日,此事引发关注后,镇雄县委宣传部发布通报:县委政法委牵头组织纪监委等相关部门开展案件核查。若该案件中有违纪违法问题,将依纪依法严肃处理。

  张家人坚称当时的作案工具是由向家人带来的。张军说,叔叔被判处无期徒刑之后,幺婶就出去打工了,“还要供两个孩子上学”。虽然觉得自己家人也很冤枉,但也只能这样了。“我们家没钱没关系,只能这样,算了吧。”

  据张军介绍,当年自己因为玩水和向明钱发生争吵时,不过三四岁,那时候还不记事,直到事情发生了三四年以后,才懂当年发生的事。

  这个事情带来的影响很大,后来和别人发生争吵,自己也喜欢提着东西冲到别人家里去打架。每一次,都会被父亲狠狠的教训一顿“你还不接受教训,以前人家冲到我们家来,现在你冲到人家家里去就是去送死”。

  对于向家人来说,追凶17年,又继续抗诉3年,不知不觉间已经花费了20多万,还欠下了很多债务。

  20年的时光,匆匆过去。谈到未来的打算时,向明钱说:“先挣钱还债,去其他城市,我随便送个外卖,骑个小摩托车,或者找一份工作,我相信我自己的能力,还清钱债不是难事。”

  向明钱的头像还用着那句名言来时刻提醒自己“下定决心,不怕牺牲,排除万难,去争取胜利”。

  【如果您有新闻线索,欢迎向我们报料,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。报料微信关注:ihxdsb,报料】

  看过完整报道,凶手还是他和家里人追踪发现报告给警察才抓住的,太难了太难了太难了!